于噤言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原创小说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不速之客

注释:1.薛大;2.瞒着家长谈恋爱设定;3.小甜饼;4.新年快乐 阅读愉快
弃权:他们不属于我



1

“什么你在哪儿?”

薛之谦试图从张伟的话里听出些开玩笑的语气。原本他们聊天聊得好好的,前一秒还在吐槽春晚的小品节目呢,怎么后一秒就“薛我在您家小区外面您来接我进去”了?这画风转的有点儿快,薛之谦大脑还反应不太过来。

“在您家小区外边呗,您不来接我的话我就得露宿街头了宝贝儿。哎哟冷死我了薛老师外面真冷。”张伟还兀自用语言耍着流氓,车里的暖气吹得他脸颊都泛了红,他早就把大衣脱到了一边,显然他说冷的托辞都是在诓薛之谦,那语气浮夸得,一听就知道皮痒了给自己加戏呢。

可惜薛老板在大老师面前向来是说啥信啥的傻白甜,滤镜厚的跟他垫的增高鞋垫儿差不多,从来是不会去怀疑张伟说的任何一句的。

“哎哎你你你等会,在那个门啊我出来接你...”薛老板着急,大冬天的生怕他大老师一不小心给风吹感冒了,一着急就噌地从沙发上起来,惹得家里人一致侧目。

薛老板家里人住一块儿,爸爸姑姑姑父弟弟,聚着看春晚,他和张伟打电话声音压得挺低,也没影响到他们。也许是他面儿上笑的过了,刚才他弟弟还开玩笑说是不是在和女朋友打电话。他心里冷笑,心说小屁孩懂什么,那是你嫂子。

“洁洁呀,突然站起来干嘛?”他爸一脸茫然地问道,好端端的瘫着看电视呢,一惊一乍诈尸似的。

“爸,我...我朋友来了,在小区门口呢我要去接他。”薛老板有些结巴,尤其是他又不好明说他和张伟的关系,如果是一普通朋友大过年的来自个儿家实在太奇怪了。

好在他爸心大得很,一挥手说去吧去吧,怎么不叫人家来早点儿,不然还能吃餐年夜饭呢。

薛老板点点头,瞥见他弟弟笑得一脸阳痿样,准是心里觉得自己是去接女朋友了,欠收拾。可他现在又不好去干他弟弟,他家大老师还在寒风中受冻呢,他得去接他。薛老板把大衣一披,说我走啦。刚走出门就开始对张伟骂骂咧咧,“哎你这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大半夜的来我家干嘛,是不是闲的慌张大爷啊屁股痒了找干是不是呀——”

他还没骂完呢,大老师又抢走他的发言权,说了句,“薛我想你了。”

就一句,堵得薛之谦什么都骂不出了,闷声走路。大张伟平时嘴碎,唧唧歪歪什么都讲,薛老板可以做到油盐不进坐怀不乱,可大老师一服软薛老板就吃不消了。这人还挺会捏人软肋的。薛老板把电话一挂,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心里那部分柔软的地方暴露出来。他的爱人在冬天的风里等着他呢。

直到他看见张伟好好坐在SUV里的时候心里的想法灭了干净。

他敲敲张伟的车窗玻璃。张伟原来低着头玩儿手游,抬起头摇下车窗朝他笑。

“露宿街头?冷死了?嗯?”

张伟挠挠自己的后脑勺,说,薛我想你了。

也不知道换一句讲,薛之谦翻个白眼,还是很受用地没了脾气。大老师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小心伸手握对方本来把着车门的手掌,说,外面冷吧,您手都冷坏了,快上车。

薛老板叹了口气,坐进副驾,说,进去呗,车停我家车库。

他真对大老师没辙。

2

进门前张伟才闹的像见家长似的紧张。薛之谦密码输了一半被张伟按住了手,“哎薛,你爸知道是我来吗?”

“不知道啊,就知道是一傻帽朋友,大半夜有家不回跑别人家来闹。”

“他生气啦?”张伟扒着薛之谦的手不放,听了他那话心里更加慌。

哎呀会不会给未来岳父留下不好的印象啊。

薛之谦倒是从张伟话里听出张伟心里想法了,安抚地捏了捏他的手心,说别紧张,我爸就一逗比。

在任何人面前黑自己爸爸大概是薛老板一生的事业。

大老师一点没有冷静下来的意思,焦虑地问道,有绿茶吗,我要喝一口压压惊。

薛老板被大老师这幅样子取悦到,觉得这小孩儿简直太可爱了,虽然他只比自己小那么一个月,可怎么看怎么年轻。那几声“张伟哥”叫得绝对是他亏了。薛老板把他爱人揽进怀里,凑他耳边说了句,要不亲一下给你压压惊。

冬日里人的吐息比空气高这么多,张伟感觉自个儿的耳朵都有些发烫。薛之谦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大概是因为刚洗完澡,沐浴液的味道这么浓,洗发水儿也很有心机地换成了绿茶味儿。

大老师大脑当机着,没办法回答薛老板的话,薛老板也没等大老师回答,自己的恋人有什么不好亲的,附近又没人。

张伟的嘴唇有些干燥,但是是柔软的,他像个没恋爱过的小年轻,没有技巧地任由薛老板逗弄。他的身体在升温。薛老板起了坏心眼,仗着大老师大衣敞着,伸手就把爱人的卫衣撩了起来。从前面到后面,顺着背脊一直摸到蝴蝶骨上。张伟比起以前瘦了很多,腰间多余的肉也没有,薛之谦特别喜欢他这样,一只手就可以揽进怀抱里。张伟的皮肤触到冷空气泛起鸡皮疙瘩,被薛老板冷的像僵尸的手刺激地快哆嗦起来。

薛之谦一只手按着张伟的后脑勺,摸着对方后背的手又不安稳地往下摸,被张伟踹了一脚,被推到一旁。

张伟想骂点什么又骂不出,低下头把衣服理好。

“大老师穿这么少不冷吗?”薛老板得了便宜还卖乖,又抱了一下。

“....快点开门进去啦。”张伟推了推薛之谦的身体,结果被对方抱的更紧了,还得寸进尺地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

“我想抱抱你嘛张伟哥。”

我呸。

3

薛弟看见他哥带回来的人是张伟的时候还有点儿懵。

哎怎么不是个身娇体软的姑娘。

他张张嘴想说话还被他哥瞪了一眼,然后他哥谄媚地朝他爸笑到,哎爸我这朋友的家里人大过年的去国外玩儿了,家里没人太孤单寂寞来找我玩儿,今儿睡我们家吧。

说实话他哥的儿化音实在太吓人了。

薛爸大手一挥,准了。

张伟就凑上来自我介绍说,叔叔您好我大张伟,就内倍儿爽的大张伟,您儿子特好的能分一条裤子穿的内种特好的朋友。

薛爸被他满嘴跑火车地逗得一乐,说,我知道我知道,快坐快坐。

薛弟犹疑地看了眼张伟的嘴唇,怎么肿的有点儿奇怪,给狗啃了一样。接着他哥把他赶到沙发的角落,说去去去,看什么看,给客人让个座,别盯着人看不礼貌。薛弟好委屈,给他哥一挤他都快被怼墙上了。

张伟在他边儿上坐下,也不见外说弟弟您好呀。

薛弟说大老师你好呀,才说几个字儿他哥又瞪了他一眼,挤到了他和张伟中间。

他觉得他哥是吃错药了,火气这么大。

电视节目没看几分钟,家里其他大人嫌无聊,先跑回房间睡了。薛爸溜达上楼之前还说要不是你弟说你肯定是去接女朋友了我才不等到现在呢,结果带回来个大老爷们,哎呀谎报军情的小孩子。

薛弟背后冒冷汗,也爬起来想跑,被薛之谦拎了回去,说,我说是接女朋友了吗,你小子给我瞎说。

“哎你看你,打电话那幅样子狗腿的表情,不是给女朋友打电话我都不信..”说着说着薛弟的声音就弱了下去,他面对他哥的时候就是贼几把怂。他哥在节目里表现的不举弱鸡的样子都是装的,私下里健身没少做,干起来他还干不过他哥呢。

薛老板说算了放你一马,以后别瞎说。

薛弟摸摸鼻梁,站起来绕到张伟边儿上坐了下来。

“哎大老师你今天和我哥睡呀。”

本来是个好端端的问句,张伟刚在门口跟薛老板干了些不轨之事,听这话就给想歪了,结巴道不不不不不不我怎么会和你哥睡你你你你一小孩子想什么呢。

薛弟现在的心情大概只能用黑人问号脸来形容了。“不和我哥睡你睡哪儿?”

大老师从脸红到脖子根,说,我睡沙发呗。薛老板“哧”地笑出来,说,“客人来了怎么好意思让他睡沙发是吧,当然是和我睡了,我床够大。

“时间不早了咱回房睡觉吧。”

薛弟总觉得他好像在刚才的对话里漏过了什么信息量很大的语句,不过他哥的笑看得他心里发毛。

4

薛老板房间的床是张双人床。

张伟洗完澡头发是薛老板帮忙吹干的。张伟是个很懒的男人,能不干的事儿他就会选择不干。比如吹头发,他向来是用毛巾随便擦擦的。薛老板就是个事儿逼,非帮他吹。

吹完头发,张伟像个正人君子一样躺到了床的另一边,再过去点儿张伟都够滚到床底去。薛之谦掀开被子钻进去,一伸手就把张伟捞进怀里。

“...薛你好好睡觉。”

薛之谦嗅了嗅张伟颈间的味道,那是他用的沐浴液,他们现在一个味道。“大老师我想抱抱你。”

“......”

这人还揪着这梗不放了。

“薛我错了。”

张伟把薛之谦在他身上乱摸的手扒拉开,心虚得紧。

“错哪儿了?”薛老板撩开爱人穿着的T恤,他的心脏贴着对方的后背,是爱人之间最亲密无间的姿势。

“我以后来你家肯定跟您知会一声,我也不会骗您我冷。”大老师满心觉得羞耻,挣扎着想从薛老板怀里爬出去。薛老板的力气比别人想象得大得多,大老师才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更何况他被薛老板撩得起了反应。

“那你怎么赔我啊,我都被你像傻子一样骗了,我不要面子的啊。”

薛老板是个商人,讲究的是一物换一物。

“我...我下次让您来我家也睡一次...哎......薛...薛别摸那里...”

薛老板贴着大老师的耳根,吹了口气,说,我去你家睡一次,那就先在我家睡你一次呗。

大老师脸都快烧着了。

“薛...在你家呢...万一.....哈...万一别人听见怎么办......手拿开...”

薛老板说我房间隔音很好的,张伟哥别怕。

“你什么都不想做吗,张伟哥?”

他放低了声音,手抵在张伟的心脏上,那颗心跳得那么快,应该装满了感情吧。他知道张伟最受不了自己用这样的声音叫他,要说捏起对方的软肋,薛之谦也算在行。

他们太了解对方。

他吻了吻张伟的耳朵,说出了让张伟更加羞愧的话,“我刚才从你包里给你拿睡衣,还在里面翻出了个安全套呢。”

“张伟哥,我想和你睡觉。”

张伟恨不得现在就昏睡过去,不用再面对自己身后的那个装成小绵羊似的流氓,他用手臂捂住自己的脸,说道,您轻点儿。

这夜还那么长。


Fin.




嘻嘻嘻宝贝儿们新年快乐吖
薛大写得我好开心吖
终于能在文里好好耍流氓了🤗
当什么清水狗
我要当老流氓
虽然不太会写
还是希望看到这里的大佬们能够喜欢吖
我的心愿是
蒸煮能够甜甜蜜蜜
健健康康
嘻嘻
谢谢看到这里吖
新年快乐💓

评论(41)
热度(211)
©于噤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