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噤言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原创小说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意料之外

 

注释:1.大薛;2.ABO/短小假车;3.@keai.  《意外》;4.全是我编的,2500+,谁上升上谁

弃权:他们不属于我

补充:《契约情侣》的第一次,可独立成篇。艾特不灵了,姑娘自己来领好不好。


 

>>

 

高烧引发的的短暂性/发/情症状。薛之谦把他堵在门边逼仄的角落,空气中那股清新脱俗的榛子味的信息素暗流涌动。当然了,张伟的信息素也在omega这样的围堵下露出了端倪。

“张伟,帮帮我好不好。”薛之谦攥着对方的衣角,步履已然虚软,能够站在这里不过是强撑力气。两股战战,后面又空的要死,只想有东西能塞进去,好让他耐过这情/热烧灼的苦楚。对方并未做出任何推开他的动作,于是,急切切地,他将身体贴了上去,并用手揽住对方的脖颈。他的理智早叫高热碾成齑粉,任何的矜持顾虑也被他丢到了九霄云外。甚至于他要忘了眼前的这个人究竟姓甚名谁。这是他追逐了十余年的偶像,他的白月光,他的朱砂痣。

可现在对于他来说张伟只是个alpha,一个信息素供应源,一个能让他度过这折磨的救星。

自然,现在薛之谦的手臂使不上力气,环着对方脖子的手也是虚的,只是借个依凭,情/热泡软了他的身体,omega从来没有那个抵抗发/情的能力。青草味倾泻而来,似乎要将他沉没与这森林般的大海。每一个潮起潮落都是那么清晰可辨,直至他的呼吸被彻底掠夺。

嘴贴嘴这个动作附带太多外在的含义,亲密又坦诚,不过那是在具有爱的时刻;这时,这个动作只是个临时标记,是人这种高等动物在信息素支配下最原始的本能。

信息素的影响从来都是相互的。只不过alpha具有更强的意志力来抵御这玩意,受之影响较小。Omega则不同,信息素的催使下,一个两个都成了欲望的载体。因此alpha成了社会的领导者。——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对发/情的omega具有抵抗力。

先前说过,没有一个alpha拒绝得了发/情的omega。没有回旋余地。张伟也不例外。

从一开始,他在车上知道薛之谦进入了发/情症状的时候,他就不敢说自己毫无贼心,不然他也不会把薛之谦带回家里。以致这时在他洗完澡之后还这么殷切地送来吹风筒。

只不过是为了让意志不坚定的omega屈服于本性罢了。等他主动求欢,主动讨好。多丑陋的,alpha的内心。

显而易见,这场博弈以alpha的胜利宣告结束。而张伟也是赢家。

他的手搭在薛之谦的腰上,把过长的衣摆撩开手心贴上omega滚烫的皮肤。一个柔软,甜美的omega。汗里都沁着榛子味儿的薛之谦。比起先前冷静自持有着男人气质的薛之谦,现在的他更像是一滩水,或是可以由他搓圆捏扁的面团子。

臀部富有肉感,这大概是薛之谦身上肉最多的地方,其余地方则瘦得过分。张伟将他的衣服自下而上脱下来。薛之谦的双臂自然地往上举,随着动作,他的小腹微微往里收,外表的皮囊勾勒出肋骨好看的形状来。因着高温,薛之谦的皮肤泛起淡淡的红晕,仿佛还盈着水汽。

一起跌倒床上,期间口舌交缠并未停止,两个人的话都是很多的,舌头上的技巧也是绝佳,唾液顺着脖颈的线条滑下来,拉出一条迷蒙的线条。即使是在那样混乱的肉/体/交流间,alpha本人并未忘记给自己戴上橡胶套。

值得庆幸,这间客房的床头柜里就有必需品——天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放进来的,放进来的时候又是出于什么念头。

与此同时,薛之谦的底裤也叫他自己蹭掉了。他双目失神地看着张伟的准备动作,看他的手附在过一会儿他要面对的家伙上,他的黑眸子深不见底,有着自己并不晓得的,仅属于发/情时刻的勾人神魂的魅力。这是一种蛊惑,也是指引alpha更近一步的信号。并且是无人能够拒绝的邀请。

当薛之谦的脚心才在某个不能用语言很好描述的部位是,张伟溃不成军的理智终于轰然倾塌。他跪在床上,轻巧地捉住了对方的脚踝,并且将对方拖至身前。薛之谦的腰与床之间空开一小块余地。

顶灯没有关,暖黄的灯光毫无遮挡地洒下来,早就陷入欢/爱泥淖的omega少许回过神来,在这无处遁形的暖光下顿生了几分羞耻心。要命要命,刚才他都干了什么?居然以那种方式去激怒刚刚苏醒的凶兽?薛之谦,你特么是不是疯了?

他还能感受到张伟端详审视的目光,对上对方的眼睛又心虚移开,不好意思多看一眼。

好在这短暂的清明很快又被情/欲攫取了脑内地盘。

空气中氤氲的信息素水乳交融般缠绵在一起,极度契合的植物系。张伟的器物贴上薛之谦两丘间的沟壑。Omega的身体本就适于欢/爱,发情期更甚,不需要多余的撩/拨,早已经泛滥成灾。而alpha天生具有征服侵略的欲望,于是后来的一切便顺理成章了。

起初对于薛之谦来说还有点痛。拉锯战一般,一点一点向前推进。不过这疼痛却又可以归到快感一类。湿/热的内/腔将入侵者绞/紧,吞吐,进行绵软无力的攻击。这在alpha面前不值一提,更像是变相的迎合。张伟的喉间发出舒爽的喟叹。紧窒的快意几乎让他红了眼睛。

浅浅的几次试探之后才是大开大合的进攻。Omega的城池自然不可推敲,一下子便丢盔弃甲缴械投降。薛之谦被自个儿的东西溅在脸上时还有点懵,他的血液只像沸腾的水,“咕嘟咕嘟”地冒泡。但仅仅是前面的释放对于omega来说是远远不够的。薛之谦还需要别的东西来填补空缺处。粗暴的啃/噬,粘稠的亲/吻都是他能接受的。他会欢快到颤栗。

但是每一下的顶/弄、戳/刺又都是煎熬,越是爽利的快感越是让他想起这是一场不该存在的意外。一场逾越了界限的性/爱。事实上薛之谦并没有多余的思绪去考虑这些有的没的,理智早就蒸干了,只不过潜意识仍在叫嚣这件事的错误与荒唐。牙关则被薛之谦用仅剩的力气死死咬住,来抑制喉咙间的吟/叫。

张伟没有他的负担,颇有些乐在其中。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

要啊,为什么不要。

对薛之谦却不是什么欢愉的体验。到最后他眼睛前只剩下顶灯晕开的光点,不亮,浑浊成黑压压一片。腰眼麻的很,电流一路攀升至神经末梢。他被张伟折来拗去硬生生弄/射/三遍,到后来一遍呛咳一遍流眼泪。浑身都在发痛,却爽到哭了。

对方的名字他从头至尾都没有喊出口,大概是没那个脸皮,也可能是觉得自己没那个资格。说不清。到后来他也没有力气撑着什么都不喊了,嘴巴里“呜呜欸欸”地喊,刘海湿湿地黏了一脑门,张伟吻他的脖子,可能也能舔/到一嘴巴汗味。

薛之谦射到第三回的时候张伟才结束了漫长的第一次。薛之谦骨头都酸软,眼皮都睁不开,上下像是粘了胶水一样沉,毫不挣扎地睡了过去。

因发烧而引发的短暂发情这才算是彻底平息。张伟还得处理剩下的烂摊子,比如一塌糊涂的薛之谦,以及汁水淋漓的白床单。等他把薛之谦的身体彻底弄干净他已经累成了一个倒霉催。床单他不想换了,太麻烦,客房睡不了了,只好又把薛之谦扔到自己的卧室里。

然后他自己又去浴室解决了再一次烧起来的火。Alpha真是禽/兽。

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其实很想睡一觉,但仍旧毫无悬念地,失眠了。

 

Fin.

 

闲话:一篇看起来一点都不爽利的肉。不知道点文的姑娘有没有看过我的《契约》,如果没看过的话就把这个当成独立成篇的吧。不知道lofter会不会PB我……有点怕……

 

【文章禁止转载】


标签:大谦世界
评论(29)
热度(100)
©于噤言 | Powered by LOFTER